張玲説法|城鎮居民可繼承農村宅基地?深圳律師:並非新規
2020-10-25 20:58
來源: 深圳新聞網
人工智能朗讀:

張玲説法|城鎮居民可繼承農村宅基地?深圳律師:並非新規

 

關注網絡熱點,迴應網友關切。張玲説法,聯手深圳市律師協會,請來深圳專業律師,從身邊網事入手,讓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我們請律師來解答。(電話:83521468,傳真:83911897,郵箱:zhangl@sznews.com )

農村宅基地可被城鎮居民繼承並非新規。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0年10月25日訊(記者 張玲)近日,有部分自媒體以“重磅”“新規”為關鍵詞報道了自然資源部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第3226號建議作出的答覆。該答覆明確:農民的宅基地使用權可以依法由城鎮户籍的子女繼承並辦理不動產登記。

答覆原文如下:關於農村宅基地使用權登記問題。農民的宅基地使用權可以依法由城鎮户籍的子女繼承並辦理不動產登記。根據《繼承法》規定,被繼承人的房屋作為其遺產由繼承人繼承,按照房地一體原則,繼承人繼承取得房屋房屋所有權和宅基地使用權,農村宅基地不能被單獨繼承。《不動產登記操作規範(試行)》明確規定,非本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含城鎮居民),因繼承房屋佔用宅基地的,可按相關規定辦理確權登記,在不動產登記簿及證書附記欄註記“該權利人為本農民集體經濟組織原成員住宅的合法繼承人”。

有網友心動了:我是不是要回家問問爺爺奶奶在老家留下了什麼房產?這是新規嗎,它對我們有怎樣的影響?本期張玲説法,我們就來一探究竟。

記者問了一圈深圳律師中四位資深律師,包括信榮律師團隊張茂榮律師、華商律師事務所周爭鋒律師、廣東丹柱律師事務所顏宇丹律師和廣東耀文律師事務所張愛東律師,他們都給出了肯定的回覆:不是新規。自然資源部的答覆只是釐清了人們的誤區而已。

“房地合一”是原則宅基地使用權隨房屋使用權一同轉移

信榮律師團隊張茂榮律師告訴記者,最近上了熱搜的這條熱點,來自2020年9月9日自然資源部官網公佈的《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第3226號建議的答覆》,其中第六條“關於農村宅基地使用權登記問題”,因表示農村宅基地可由城鎮子女繼承辦證,被廣為流傳炒作並上熱搜。

“客觀地説,自然資源部的該答覆意見存在被自媒體過度放大、被市民誤為新規的情況。”張茂榮律師建議自媒體“少點標題黨”,他説,房子不是空中樓閣,建設必須佔用土地,“房隨地走,地隨房走,房地合一”是房地產流轉過程中一貫遵守的原則,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他認為,引發輿論關注的原因在於我國農村尚未完成“不動產統一登記”,相信未來隨着房地一本證,這類誤解會隨之消失。

具體到農村宅基地使用權,雖具有特定身份屬性,但也必須和其上蓋房屋所有權權利合一。農村房屋權利人死亡後,該房屋屬於其合法遺產範圍,按《繼承法》規定,無論繼承人是農村還是城鎮户口,均享有繼承權,而繼承房屋後,房屋所佔土地使用權——農村宅基地使用權權利自然隨房屋權利轉移到繼承人名下,這是自然而然、順理成章的事。

張茂榮律師強調説,過往行政法規、司法實踐也都是按城鎮居民繼承農村房屋隨之繼承農村宅基地使用權執行的。司法實踐處理農村宅基地上房屋繼承糾紛案件,也是遵循上述規定執行的。“換言之,該答覆意見並無任何新意!”

那麼,農村宅基地房屋倒了,城鎮居民的繼承人可以在土地上申請重建新樓嗎?張茂榮律師迴應説,農村宅地基雖然可以隨同地上房屋由城鎮居民繼承,但與城鎮商品房繼承還是存在本質區別。“理論上説,如果房屋倒塌滅失導致有地無房,則因宅基地使用權不是城鎮建設用地,城鎮居民不是宅基地使用權法定主體,理論上説城鎮居民身份的繼承人無法通過審批使用宅基地重建房屋,而城鎮建設用地則可能通過審批重建。”

現有法律法規未做任何改變農村宅基地和城鎮建設用地有本質區別

“這個自然資源部的明確答覆實際上並沒有對現有法律和行政法規做任何改變,只是解決了人們的誤區問題”。廣東耀文律師事務所主任張愛東分析説,農村宅基地的使用權雖然必須由本集體組織的成員(本村民)享有,但在行使宅基地使用權後,地上形成的房屋所有權,是可以發生繼承的。而根據“房地一體化”原則,房產發生繼承,宅基地的使用權也將一併流轉。因此,農村房產因繼承導致的流轉問題,實際上是我國特有的土地制度與”房地一體化“原則的矛盾。允許非集體組織成員身份的子女繼承並登記為權利人,則是城鎮化進程中解決這一矛盾的一種方式。對於這一點,人們始終存在誤區。自然資源部的答覆是迴應人們的誤區的答案。

華商律師事務所周爭鋒律師告訴記者,這是貫徹土地一體化的原則的體現。深圳是最早實行房地一體化登記的地方,最早可以追溯到1989年。在2015年以前,除了深圳、青島等個別地方以外,很多地方的房產產權信息登記在兩個證件上,一個是國有土地使用權證,一個是房地產證。2015年國家進行了房產證的改革,統一變成了不動產權證,從形式上要求全國各地都要房產和土地合併發一本證。“這就是你在繼承農村宅基地上的房子的時候,也可以去辦理該房子依附的土地使用權證的依據。但是,你之所以擁有集體土地的使用權,因為你有土地上的房子的所有權,該土地使用權所有權人是集體,你是免費使用土地使用權。依附這個土地上的房產所有權滅失以後,通俗的講,就是倒塌以後,如果你不是村集體成員,集體土地使用權將不復存在。”

周爭鋒律師説,如果在城市,你有國有土地使用權,那麼即便是上面的房子倒塌了,房子的物權滅失了,但是國有土地使用權期限還沒有到,理論上還可以在原有的土地上重新申請翻新。

自然資源部的答覆是在既定框架下作出的

廣東丹柱律師事務所主任顏宇丹律師表示,需要跟各位網友釐清一個誤區:有人認為自然資源部的答覆就是確定了農村宅基地使用權可被單獨繼承,“不能這麼理解”。

她説,《物權法》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宅基地使用權的取得、行使和轉讓,適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和國家有關規定。”《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規定:“農村村民一户只能擁有一處宅基地,其宅基地的面積不得超過省、自治區、直轄市規定的標準。”

《繼承法》第三條第二項規定:“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包括:(二)公民的房屋、儲蓄和生活用品;”根據《土地管理法》的上述規定,宅基地由村民按户申請使用,實行一户一宅,宅基地使用權屬於該户內家庭成員共同共有,户內某個家庭成員死亡,如果户未消滅,此時並不發生宅基地使用權的繼承問題,宅基地使用權仍歸其他家庭成員共同擁有。如果户已消滅,則只能根據房地一體原則,宅基地使用權因繼承人繼承宅基地上的房屋使用權而隨同被繼承。而繼承人既可以是城鎮户口,也可以是農村户口。

2011年11月10日發佈的《國土資源部、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財政部、農業部關於農村集體土地確權登記發證的若干意見》第六條規定:“……已擁有一處宅基地的本農民集體成員、非本農民集體成員的農村或城鎮居民,因繼承房屋佔用農村宅基地的,可按規定登記發證,在《集體土地使用證》記事欄應註記‘該權利人為本農民集體原成員住宅的合法繼承人’”

“由此可見,在《物權法》《土地管理法》《繼承法》確定的框架下,宅基地使用權仍然不能被單獨繼承。因此,自然資源部的上述答覆仍是在既定的框架下作出的。”

張茂榮律師。

【4px自提車】

顏宇丹律師是廣東丹柱律師事務所主任,中國政法大學在職法學博士,深圳市律師協會宣傳委員會副主任、房地產法律專業委員會委員、實習律師面試考官、《深圳律師》雜誌編輯兼特邀撰稿人、著《婚房保衞戰》等書。

[編輯:孫遜]